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重要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 >> 重要文献

人民解放军二十周年

发布时间:2017/4/6 9:21:05     浏览次数:2297次

  (一九四七年八月一日新华社社论)

  在二十年前的今天,一九二七年的八月一日,我们的国家曾经是怎样的黑暗啊!跟着蒋介石在上海的四月叛变以后,汪精卫、孙科在武汉也举行了七月叛变,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年的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失败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帝国主义走狗们,建立了比北洋军阀更加依赖外国帝国主义、更加残酷的压迫剥削人民的南京反革命政府。大革命的主力共产党人及其他民主分子和工农群众,到处遭受逮捕和残杀,被缩小了的中国共产党就在这个时候,如毛泽东同志所说:“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正是这个小小的共产党代表了我国四万万五千万人民坚强不屈的求生意志和奋斗传统,他们的继续战斗的第一声,就是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南昌起义,在朱德、贺龙、叶挺等革命将领领导下,出现了我国历史上第一支完全属于人民的军队。无数次悲惨的教训终于使我国人民得到一个觉悟: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存权利,实现自己的革命要求,就必须组织一支完全属于人民的、立场坚定、勇敢善战、纪律严明的彻底革命化的军队。在一切悲惨事变以后,如果我国的民主分子还以为可以不需要一个这样的军队,还以为可以不重视、不保护、不发展这个军队,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准备对自己的理想和宣言负责的人,他就不是一个诚恳郑重的民主主义者,而是一个儿戏的空谈家;他就是准备再把成百万的生命送给吃人的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去作牺牲。因此,不顾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围剿穷追、飞短流长、阴谋诡计,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毛泽东的领导之下,决心百折不挠地坚持和发展这个革命的队伍至于今日。依靠这个队伍我国人民冲破了大革命失败后的黑暗,在南方各省和陕甘宁边区燃起了土地革命的怒火;依靠这个队伍,我国人民在日本侵略时期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东北、华北、华中和广东进行了伟大的人民抗日战争;依靠这个队伍,我国人民胜利地抵抗了美国帝国主义所支持的蒋介石的新进攻,并正在努力实现一个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二十年前的黑暗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的国家现在是充满了希望。虽然蒋介石在其日益缩小的统治区中,还在征兵、征粮、捉人、杀人,但是就在那个区域,多数人(包括国民党内外的官商绅董文武百僚)也已经知道那个局面是不会长久的了。饮水思源,究竟是什么力量造成了二十年前后的这个大变化,是人民、是共产党的领导。但是最直接的力量却是南昌起义所创始的、共产党所领导、人民所自觉组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啊!

  人民解放军的二十年历史,包含丰富的多方面的经验,要在一篇短文里说完是不可能的。这里只说一个最基本的和最需要反复说明的经验,这就是:一个革命力量,只要是真正依靠群众,就永远不会被敌人压倒,因此也永远是应该不被敌人吓倒。当一九二七年革命失效的时候,许多不坚定的人们就是被敌人吓倒了。他们只见一片天昏地暗,他们断定我国的革命是完了,至少终其一生是看不见光明的了,于是哭丧着脸脱离中国革命的战线,但是与他们的预言相反,正在这个“变天思想”的高潮中,人民解放军产生出来了。人民解放军在成立以后,还是要受“变天思想”的继续袭击,因为每当那里出了一股风,吹来一朵乌云,就总有这种不坚定的分子宣布“世界的末日来了”为响应。事实上政治的天空确是常有乌云的,比方说:首先南晶起义就受了挫折,同年的多处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也受了挫折,直到一九二八年红军取得了湘赣边的井冈山及其他区域为根据地的时候,人民还在怀疑着“红旗到底能打得多久”。一九三○年以后,红军开始了大的发展,粉碎了敌人的多次多处“围剿”,三四年间兵力增加到三十万人;但是随着又因为那时领导机关中主观上的错误,加上客观上的困难,江西红军主力和湘鄂西、川北的红军相继被迫作转向陕北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个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困难,不但使红军缩小为几万人,而且使许多人到抗日战争初期还以为由红军改编的八路军、新四军只是一些破烂的游击队,而不相信他们能发展为坚持抗日战争的主力。在这以后,悲观主义的市场是越来越小了;但是例如在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的最艰苦时期,在去年十月蒋介石进攻最猖獗时期,以及在其他许多遭遇暂时严重情况的局部地区,一遇到什么风吹草动就大惊小怪,甚至丧魂失魄的人们,可惜还不是没有。而在将来的某些曲折中,这些人们也仍然会以各种姓名面貌重复地出现,但是整个的说来,今天这些不坚定分子的倾向,已经不是表现为害怕革命的失败,而是表现为大踏步前进中的不够勇敢。今天所需要克服的一般地已经不是防御中的困难,而是前进中的困难,而这种困难一样也会把有些人们吓倒,束缚他们的精神意志,使他们不敢于胜利。至于在蒋介石统治区甚至还有这种“民主分子”,继续以为蒋介石和人民斗争的结果会是谁也消灭不了谁。总之,这些人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不善于冷静地、全面地分析情况;就是不善于,区别什么因素只是暂时起作用,而什么却是经常起作用的;就是不善于区别什么力量,即使暂时似乎还很强大却已经开始衰亡,而什么力量即使暂时似乎还很弱小,却是正在向前发展的东西。天上的乌云、反动派的优势、革命运动的错误和曲折,这些是暂时起作用的。而太阳的光明,反动派与人民的矛盾,和由此而来的反动派的不可解救的危机,人民的觉悟和团结的力量,革命真理的力量,这些是经常起作用的。因此,在这一方面依靠经常起作用的要素而生长的人民解放军,暂时曾经是弱小的,现在也还未十分强大,但是由于它经常依靠群众,它就战胜了各种困难而强大起来,以后还要更加强大。而在另一方面,依靠暂时起作用的因素而存在的蒋介石反动派及其主人外国反动派暂时曾经是强大的,现在也还相当强大,但是由于它经常执行压迫剥削群众的政策,它就必然日趋于毫无例外的死亡。不懂得这个真理,就使得有些人们经常缺乏信心,经常迷失方向,经常被暂时的片面的和表面的现象所恐吓,经常被自己的错误所欺骗和奴役。人民解放军的二十年历史,证明事实并不是按照这些人们的想法发展的。人民解放军二十年历史的最基本经验,就是必须把上述的真理经常教育人民,经常教育自己队伍中的每一个战士和干部,使全军全民经常认识历史的真实动向,对于自己的力量具有充分的信念,以便克服一切可能的困难,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二十年前的一九二七年,中国是存在着一个革命战争和革命高潮——北伐。北伐是国共合作的产物,在形式上是以国民党为主体,结果也以国民党的叛变而失败,这个革命留下了人民解放军的种子。人民解放军在以后十年的迅速发展中虽然遭了挫折,但是保存了骨干,并且依靠这个骨干,在十年前的一九三七年产生了我国又一个革命战争和革命高潮——抗日。抗日是国共第二次合作的产物,但是这次是两党各自为政,国民党虽然坚持其反动政策,继续反共反人民,共产党却避免了受国民党这种政策的影响,能够独立自主地执行人民战争的方针,结果国民党虽欲投降日本而不可得,因为人民解放军得到了更迅速的发展,成了抗日的主体。现在是一九四七年,我国又存在着新的革命战争,并且正处于新的全国性的革命高潮的前夜,国共合作的可能被国民党最后消灭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国〔党〕统治成为人民革命的目标,共产党成为革命战争的唯一领导者,这个情况不但使中国的局面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使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国反动派无法挽救自己的最后死亡,而且使以美国反动派为首的帝国主义的世界统治,在中国也与在苏联和东欧各国一样被打开了缺口,使国际反动派无法弥补这个缺口。今天人民解放军的任务和全国人民的任务就是用一切力量脚踏实地勇猛前进,来实现今年七月七日中共中央所提出的时局口号。人民解放军的全体指战员,必须深刻了解中共中央所提出的这些口号,毫无例外地都是完全现实的行动口号;实现这些口号是我全国人民的当前任务。而首先则是我人民解放军的当前任务。首先一个口号就是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蒋介石进犯军,这正是全部问题的关键。敌人的进犯军,包括进攻中原和广东人民游击战争的几个旅在内,一共只有二百二十多个旅,我们已经消灭掉它差不多一百一十个旅了,就算敌人都补充起来,也是越补越弱,越补越慢,赶不上他们被消灭的速度。那么,完成消灭一切进犯军的任务,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在消灭一切进犯军的过程当中及其以后,就当然能够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就当然要惩办以蒋介石为首的战争罪犯,没收官僚资本,取消特务机关,废除卖国条约,这一切还有什么疑问吗?为了消灭一切进犯军,就当然要学习阵地战和迂回战术;不让一个敌人逃跑,就当然要严守纪律、保护人民,就当然要坚决实现耕者有其田,发展生产,〈历行〉节约,这一切还有什么疑问吗?这些任务是必须实现的,也是完全可能实现的,而实现了这些任务,我们的国家就将要变得怎样光明啊!当然如前所说,我们在前进中也不可免的要遇到许多困难,但是如果回想一下,我们在过去二十年中的困难,回想一下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时的困难,回想一下一九三四至一九三五年二万五千里长征中的困难,那么这些困难还有什么可怕呢?经历了二十年奋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温习了二十年奋斗经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定会不顾一切困难,坚决地执行中共中央所给于的伟大任务,勇敢地奔赴那个不可避免的神圣目标——战胜蒋介石建立新中国。

  根据1947年8月3日《人民日报》刊印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