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党史钩沉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钩沉

丁行

发布时间:2019/6/22 17:42:23     浏览次数:35次

图片1.png

  丁行(1908-1948),山西夏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年曾先后两次组织夏县农民暴动,失败后潜入西北军池峰城部,以文书、上校秘书等身份从事党的地下活动。抗战胜利后,奉命随中国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北上,被任命为十一战区长官部军法处少将副处长,兼任河北省政府机要秘书。他利用特殊身份,在从事地下情报工作的同时,还营救了不少被捕的同志。1947年9月,因叛徒出卖被捕,在狱中受到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宁死不屈。1948年10月,丁行在南京雨花台壮烈牺牲,时年40岁。

图片2.png

图片4.png

图片3.png


  狱中写给妻子的信(1948年)(一)

  洛宇:

  上月十八日来函汇款四百万元,及奂吾、令吾两儿像[相]片均收到无误。半年来一文不名,得此接济始可稍舒艰窘。惟不知你们在平如何,生活幸赖建云弟在彼,当不至为饿殍也。余于五月一日被移至南京水西门外中央军人监狱孝一室。每日以读英文消遣身体,无异往昔,想否极泰来、团聚之日当不在远。望善为抚育二子为要。

  此颂

  近佳并盼复!

  行手启

  五月十九日

  狱中写给妻子的信(1948年)(二)

  洛宇:

  八月二日函收悉,所寄葡萄干等物尚未收到,嗣后凡非我去信索要之物均无须寄。孩子保育问题,需特为注意,务宜从小养成其独立奋斗之精神。此事应自其日常生活中训练,希注意。

  此颂

  近祺!

  行启

  八月廿二日

  狱中写给妻子的信(1948年)(三)

  洛宇:

  八月十五日函附款五百万及寄来葡萄干等物俱已收到。

  母亲及孩子均好,颇以为慰。又友人等接济款项,亦有数起,故余在此生活可勿虞。嗣后非我去函索要之物应勿再寄。

  此祝

  秋祺!

  行启

  八月卅日

  狱中写给妻子的信(1948年)(四)

  洛宇:

  八月卅日来函及令儿像片两张均收到。小东西吃的很胖,样子很活泼,可见您抚养孩子还有办法,颇以为慰。奂奂将来照下像[相]片时再寄,不必着忙。我在此精神身体均佳,勿念。

  此颂

  秋祺!

  行

  九月十三

  1947年9月,在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之际,中共情报战线遭受了一次重大劫难。44名地下情报人员被捕入狱,牵连被捕123人。一年之后,丁行、谢士炎、赵良璋、朱建国、孔繁蕤5位同志,在南京中央军人监狱刑场英勇就义,史称“北平五烈士”。丁行烈士,是三晋儿女的骄傲。

  初露锋芒

  1908年,丁行出生在山西省夏县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前清贡生,他从小跟着父亲读书,8岁就考入夏县第一高小。丁行天资聪明,才智过人,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人们都叫他“神童”。

  高小毕业后,丁行以优异成绩考入夏县堆云洞平民中学读书。这所学校由晋南著名革命活动家嘉康杰所创办,推崇宣传新思想与新文化,采用商务印书馆刊印的课本,购置孙中山、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革命者的大量作品,订阅了《新青年》《向导》等进步刊物。除此之外,嘉康杰还亲自教授《帝国主义侵华史》一课。堆云洞平民中学浓郁的进步思想和革命氛围,给少年丁行以极大的思想启迪和人生思考。“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正是这些革命者的人生誓言,让丁行坚定了走救国救民革命道路的远大志向。

  时隔不久,这所学校因为宣传进步民主革命思想,被阎锡山当局不容并很快被取缔,丁行被迫转到夏县师范讲习所读书。由于他有很好的国学基础,在研究国学和社会科学方面非常努力,尤其喜爱钻研在当时被视为“洪水猛兽”的马列学说和唯物辩证法,思想也愈发激进。对于学校的警告和老师们的劝诫,丁行丝毫不在意。学校毕业后,成绩优异的他选择了做一名教师,这时才17岁。他虽然年轻,教起课来可比那些资历老的教师还受学生欢迎;同时他还不断利用教课的机会宣传共产主义,这激怒了校方并直接被解聘。

  在此期间,丁行还参加了轰动一时的反房税斗争。为解决军费问题,阎锡山在全省农村强征房税,这引起全省上下一片反对之声。1925年5月,省城多所学校万余名学生齐聚阎锡山督办公署请愿。迫于巨大压力,阎锡山被迫答应取消房税。此举极大振奋全省人民的革命斗志,反房税运动在全省蔓延开来。夏县的反房税运动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5月,夏县召开反房税大会,愤怒的学生痛打了劣绅吴守仁、张廷栋,县长蒋柳星吓得趁机逃跑。丁行在这次运动中表现了非常高的组织才能与斗争能力。他虽不善言辞,但遇事头脑清楚,思维条理缜密,赢得了身边同学的一致信赖。

  由于他一直以来的出色表现,1927年8月,丁行被中共党员孙云生(又名孙雨亭)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孙云生和丁行等几个党员在夏县下留学校成立了中共夏县委员会,这里成了党在晋南活动的中心。在此期间,丁行和县委其他成员在嘉康杰领导下,还曾发动过两次农民进城暴动,计划推翻国民党夏县党部,不料遭到残酷镇压,许多共产党员相继被捕,丁行和孙云生等多名党员被通缉。这两次农民暴动虽然失败,却在夏县人民心中播下火种,点燃革命之火。

  潜伏敌营

  丁行辗转来到陕西,经老乡介绍加入高树勋部队。高树勋后将部队划归给西北军池峰城,丁行便投身于他的麾下。丁行才华出众,由文书、书记、秘书一直升任军部秘书处长,以特殊身份从事着党的地下工作。作为池的秘书长,丁行经常与池峰城谈古论今并出谋划策,比如怎样改造军队、如何争取胜利、如何提高部队战斗力等等。台儿庄战役中池军表现不俗,这其中也有丁行的功劳,因此池峰城非常赏识他。在丁行的帮助下,池峰城步步高升,任职军长。

  多年的共事让池峰城对丁行很信赖也很器重。丁行想借此慢慢改变他的思想,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1939年,经与池峰城商议,丁行从各地请来30多名进步作家和文艺界人士(大多逃离自沦陷区),在池峰城的部队成立了一个战地服务团,丁行自任团长。该团名义上是提高军队文化修养,加强战士素质,实际上是在从事革命活动。台儿庄战役前夕,服务团随部队到达徐州前线,诗人臧克家受李宗仁邀请也来到徐州。在这里,丁行与臧克家共同生活了20多天。臧克家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讲到:“台儿庄的主力是三十军。我先到二十七师,师里有个战地服务团,由共产党员丁行负责。团员有蒋牧良、叶以群、欧阳筱、李辉筱……,我们一道谈战争形势,戎马匆匆,但紧里有松。午间,我们常靠着草垛聊天,蒋牧良常与丁行下棋……”

  不久,战地服务团因宣传革命进步思想,遭到特务破坏,被迫解散。池峰城部队中的杜新良、张振林、刘鲁民等地下党员因被军统特务盯上而被捕。为防止身份暴露,丁行被迫离开池部。战地服务团解散前,丁行在驻地与团员们召开“话别会”。他悲愤致辞:抗战是长期的,必须继续坚持进步。虽然暂时分手了,所谓天各一方,但还是要争取最后胜利。解放中华民族的战友,来日必能殊途同归,后会有期!

  英雄虎胆

  从池峰城部离开后,丁行辗转来到重庆,并经介绍成为国民党司令长官孙连仲的秘书。1945年抗战胜利后,丁行随孙连仲北上,由湖北到达北平,担任保定绥靖公署军法处少将副处长,兼河北省政府机要秘书,并做了孙连仲的家庭教师。这一时期,党给他的主要任务是策反孙连仲,从事情报工作。

图片5.png

  丁行曾在《观察》上发表重要文章

  1946年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特务、警探、党棍布满北平,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情势紧张,人人自危。丁行的好友和亲属都劝他暂避一下,他却说:“我的战友们正在出生入死地战斗,我岂能当一名可耻的逃兵!”在白色恐怖下,丁行和他的同志们依然战斗在革命的第一线,收集大量重要情报,有的直接报告给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受到党中央的多次嘉奖。此外,丁行以笔为枪,撰写了大量战斗檄文。他针对时局,痛斥蒋介石撕毁条约的恶劣行径,揭露反动派发动内战本质和“剿共”阴谋,大力宣传共产党的进步主张,在南阳《前锋报》和北平《时报》发表社论和文章数十篇。1947年,他被捕前在《观察》上发表的最后的一篇文章《在内战最前线》,对国民党部队的腐败黑暗进行了无情揭露,对国民党军的不堪一击进行了深入分析,他深信人民必胜,共产党必胜。文章大快人心,一经发出便受到有识之士和广大群众的一致赞赏。丁行还参加了蒋介石1947年在河北召开的涿州军事会议,会后他将蒋介石对全国的军事部署情况,完整而及时地送到人民解放军总部,这一重要情报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图片6.png

  丁行发送的情报

  1947年,在丁行和同志们的不懈努力和积极争取下,孙连仲开始动摇,表示愿与我方进行谈判。当时我方负责人之一余心清在给周恩来电报中道:“孙决心合作,请速派负责人员来商。”没有想到的是,我方情报工作此时遭到严重泄漏。9月24日,中共设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24号的地下情报组织在向我有关方面发送情报时,被国民党北平行营二处电讯检查科侦破,我方的电台台长李政宣、报务员孟良玉等当场被捕,西安情报系统负责人王石坚随后被捕。被捕后的王石坚很快写了自首书,将他领导的华北、西北、东北的情报组织和地下工作人员、地下电台等情况全盘供出,造成了中共情报史上最严重的损失。这一事件直接导致44名地下情报人员入狱,123人被捕。被捕人员有的被判刑,有的叛变后参加国民党保密局,丁行、谢士炎、赵良璋、朱建国、孔繁蕤等5位潜伏于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员也在此次事件中被捕入狱。

  宁死不屈

  丁行被捕后,妻子蒲洛宇非常焦急,立即去找军法处长徐惟烈,求他出面营救。徐惟烈说:“丁行是共产党,都有代号,谁也救不了。”这番话让即将分娩的蒲洛宇悲痛万分。10天后,她早产生下一个儿子。丁行借提审的机会从狱中打来电话,宽慰妻子,并给儿子取名“令吾”,希望自己能早日从“囹圄”中走出,见到“令吾”。

  两个月后,丁行和同志们被反动当局用飞机押解到南京。他们在敌人的法庭和监狱里受尽审讯、酷刑、寒冷和饥饿的折磨。但他们大义凛然,不屈不挠,在狱中仍继续进行政治宣传。经过斗争,在监狱里出现了一所特殊的“革命大学”,丁行和谢士炎等人虽不关在一个房间,但白天可以互相往来,经常聚在一起,读书,运动,游艺,晚间开座谈会。在座谈中,丁行鼓励自己的同志:“敌人抓我们进来,就不要想出去……革命胜利了,就是死了也高兴。”革命硬汉也有侠骨柔情。在监狱的这一年中,他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家中的妻儿老小,丁行在狱中多次给妻子蒲洛宇写信,信中有细语叮咛“孩子保育问题,需特为注意”,有希冀孩子“务宜从小养成其独立奋斗之精神”,有展望未来“想否极泰来、团聚之日当不在远”,……尤其是素未谋面的小儿子令吾,丁行对他满含疼惜怜爱:“令儿像片两张均收到。小东西吃的很胖,样子很活泼,……”字字句句,让我们看到了一位有血有肉的革命者。谁说革命者无情,他们奉献的是人间大爱!

图片7.png

  1948年10月《世界日报》报道北平五烈士被杀害的消息。

  1948年10月19日,分住在3个牢房的丁行、谢士炎等5位同志,面色平静地接受了国民党反动派对他们宣布极刑的消息。离开牢房时,丁行把行李卷好,穿上一件好一点的衣服,用手指梳了梳头发,扣好了领扣,同狱友最后握手之后,昂然阔步走出牢门。难友们透过铁窗,看着丁行等人投来诀别的目光,含泪咬唇,默默挥手辞别。丁行和其他4位同志被押到陆军中央监狱门口的菜地上,临刑前,他们毫无惧色,挺胸昂头,举起拳头,高呼:“打倒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丁行等5位同志在对革命必胜的信念中壮烈牺牲,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平五烈士”。

图片8.png

  时光流逝,带不走对历史的回忆;光阴荏苒,磨不去对英雄的敬仰。丁行和无数革命先烈们用青春和热血谱写的辉煌历史,他们用生命和赤诚铺就的复兴之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去坚守与奋斗!

  (仲艳妮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