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领袖足迹

当前位置:首页 >> 领袖足迹

毛泽东在山西行走的足迹与实绩(三)—回师西渡

发布时间:2017/3/31 15:47:12     浏览次数:1041次


  正当东征红军在山西高举抗日义旗、披荆斩棘之时,华北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蒋介石同阎锡山和日本武官今井武夫共商“剿共”对策。蒋介石调集中央军10个师进入山西增援阎锡山,并命令黄河以西的国民党军队进攻陕甘根据地。宋哲元在冀晋两省交界地加强防备,日军对华北也蠢蠢欲动。

  同时,张学良、杨虎城、阎锡山和国民党中央的代表,又在同中共代表秘密接触。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一再阐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同张学良、杨虎城的谈判取得了积极成果。张学良建议中共把“反蒋抗日”的方针改为“逼蒋抗日”。毛泽东与彭德怀致电张闻天,指出:“我们的基本口号不是讨蒋令,而是抗日令。”阎锡山看出蒋介石进军山西是引狼入室,便密电中共中央,请红军撤回陕北,好让中央军也离开山西。

  毛泽东在康城接见了被俘的阎军三九二团团长郭登瀛,畅谈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三个方案:一是在绥远给红军十几个县,作为抗日的根据地;二是在雁北给红军让条路,使红军开赴河北、察哈尔去打日军;三是建立统一战线,联共抗日,共产党打第一线。郭对毛泽东的远见极表钦佩,毛泽东对郭登瀛也优待有加,准备日后派大用场。

  4月下旬,毛泽东和彭德怀率总部机关到达永和县赵家沟村和桑壁镇一带红一军团军团部所在地,连日召开军事会议。在分析了形势的变化后,毛泽东作出了一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决策。为避免大规模内战的爆发,保存国防力量,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开展,毛泽东决定把“渡河东征,抗日反蒋”的方针改为“回师西渡,逼蒋抗日”。4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为创立全国各党派的抗日人民阵线宣言》,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等6项共同行动纲领。4月28日,毛泽东同彭德怀致电各路红军将领,指出,阎锡山、蒋介石有51个团,取堡垒主义向我推进;蒋介石又强令张学良、杨虎城向我陕北后方进攻,因此,红军在山西已无作战的顺利条件。红军西渡后,华北各省依然是实现对日作战的战略进攻方向,我们再一次进入山西作战的机会是会有的。各路东征红军开始在绵绵春雨中陆续收缩西移。

  5月1日,毛泽东率总部人员到达永和县上退下村关帝庙,指挥各路红军从清水关、永和关、铁罗关、辛关渡等地渡河回师。毛泽东一行正准备渡河时,发现后面有两团敌军追了上来。负责警卫工作的政卫连连长魏文建催促毛泽东快点儿上船。毛泽东从容不迫地说:“我们不能走,要拖住敌人,掩护主力部队安全过河。”政卫连和敌人交上了火。敌我力量悬殊,敌人有可能突破我军防线,魏文建急得第四次请毛泽东赶快出发。毛泽东依然看着地图,似乎什么也没听见。直到红一军团主力渡河完毕,毛泽东才命令随行人员收拾文件、地图,准备渡河。毛泽东把负责后卫任务的红四师十一团政委李志民叫来,告诉他:“要仔细检查渡河部队执行纪律的情况,看借的东西还了没有?房子打扫干净没有?把丢下的路标、碎纸、烟头、烂草鞋,统统收集起来销毁。我们长征过金沙江时,敌人还拣了我们一只烂草鞋。这次过黄河,连一只烂草鞋也不让敌人拣去。”

  5月2日,毛泽东从东岸的于家嘴上船,在西岸的清水关靠岸。当毛泽东和总部人员翻过第一座山头后,敌机尖叫着飞来,在黄河上空搜寻着毛泽东的队伍。阎红彦领导的红三十军,为掩护主力回师,坚持在黄河东岸游击,是最后一批渡过黄河的部队。

  5月5日,毛泽东回到陕北杨家屹台,签发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通电说:“国难当前,双方决战,不论胜负属谁,都是中国国防力量的损失,而为日本帝国主义所称快。”“为了促进蒋介石及其部下爱国军人们的最后觉悟,故虽在山西取得了许多胜利,仍然将人民抗日先锋军撤回黄河西岸。”向全国人民表达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真诚愿望。

  红军回师西渡后,蒋介石命令各路大军加紧“围剿”陕北红军。红军东征期间,阎锡山被迫从陕北撤回山西的晋绥军又被蒋强迫二度入陕。5月25日,毛泽东请郭登瀛回山西捎信给阎锡山,希望沟通双方联系,达成谅解,共同对敌。毛泽东感慨地写道:“国难日亟,量三晋贤者决难坐视也。”毛泽东也十分礼遇被俘的吉县县长璩象咸,使这位等着挨枪毙的阎锡山的县太爷变成了红军的同志。12月22日,毛泽东致信阎锡山:“璩先生诚笃君子,对敝方抗日统一战线政策知之颇悉,徜得随时往来,甚为欢迎。”璩象咸后来一直留在陕北工作。

  1936年,太原成立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在西安,张学良、杨虎城实施兵变,逼蒋抗日,晋陕乃至全国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山西之所以能够形成特殊形式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所以能够成为华北抗战的战略支点,无不与红军东征有着密切的联系。

  红军东征虽然没有实现经营山西,向河北、河南、绥远等省作战役跳跃,红军与一切抗日军队集中华北的战略意图,但不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取得了重大胜利。用毛泽东的四句话来概括,就是“打了胜仗,唤起了民众,扩大了红军,筹集了财物”。在党中央负总责的张闻天说:红军东征“充分表示他们是抗日的先锋队”。

  毛泽东领导的东征红军,转战山西30余县,历时75天,击溃阎军的围追堵截,歼敌13000余人,俘敌4000余人;同时,东征扩大红军8000余名,筹款50万元,组织地方游击队30多支,建立了县、乡、村苏维埃政权,发展了党的地方组织,在山西播下了抗日的革命火种。东征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的嚣张气焰,推动了山西和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为1937年八路军再度出师山西,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者:巨文辉系山西省委党史办公室副主任)

    来源:山西党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