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口述·回忆

当前位置:首页 >> 口述·回忆

运城战役中的二十四旅

发布时间:2017/9/1 10:45:39     浏览次数:1917次


    19474月4日凌晨,我分区五十六团以二营为主攻,在兄弟部队的密切配合下,攻晋南重镇运城飞机场。经过3个多小时的战斗,打毁敌机3架,揭开第一次攻打运城的序幕。到5月l0我太岳区野战军已攻占了运城西、北关,并将东、南两个方面的攻击要点全部控制,正积极准备登城攻敌。适于此时,陈赓同志奉命南渡黄河,挺进豫西,配合刘邓大军进军中原,打到敌人后方去,策应西北战场,使胡宗南不敢调动陇海线的部队增援渭北。从全国战局需要出发,四纵队于5月12日,主动撤离阵地,暂时停止对运城的围攻。监视运城敌人的动向,围困敌人的任务由分区部队担负。运城敌人在我军围困下,它的部队给养和少量部队的调动,主要靠空中运输。7月初,我们得到情报,驻运城的国民党青年军二O六师被调增援陇海线,其所谓“陪都御林军”二四八团护送该师,由平陆太阳渡过河,然后再返回运城。分区根据这个情况,由王墉司令员主持召开了会议,决定消灭由太阳渡返回运城的二四八团。具体部署:五十六团3个营,于平陆庙底村附近老公路两侧的沟沿上,构筑掩体设伏,等敌人大部队通过隘口时发起攻击;五十五团的1个营由陈捷第团长率领,布置在庙底以南20多里处的关村垣头,封锁消息,监视太阳渡,准备阻击河南增援之敌,以保障五十六团侧翼安全;由分区参谋长樊执中率领垣曲独立团和平陆陈青林的独立营,隐蔽于张村垣沟南,待机占据张村,准备阻击庙底逃跑之敌。战斗布置完毕后,于11日夜各部队进入阵地,12日中午刚过,敌人大部队进入我五十六团伏击圈。3发红色信号弹进入天空,战斗打响了。我轻重机枪和大小火炮一齐开火,顷刻间硝烟弥漫,弹片横飞,敌官兵还未来得及组织抵抗,我五十六团的3个营指战员,犹如脱缰之马,直冲敌阵,穷追猛打,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无从抵抗,死的死,伤的伤,大部分做了俘虏,逃跑的少数残兵也被我堵击部队消灭。战斗仅用半个多小时,主战场的战斗就已结束,整个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足2个小时,我以仅牺牲1人,伤20人的代价,全歼了敌二四八团,俘虏了以团长刘麻子为首的1400余人,缴获了全部武器。这次战斗,创造了我军以一个地方团队的兵力,消灭国民党正规军一个团的模范战例,受到了总部的通报表扬。

    解放战争的第一年,从1946年7月到1卿年1947年6月,我军共歼灭国民党军112万人,俘其将级军官202人,迫使蒋介石由全面进攻改为对山东和陕北的重点进攻。战争进入第二年,中央军委做出了以主力打到外线去,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决定。太岳军区主力部队陈赓、谢富治率领的第四纵队,奉命挺进豫西,配合已进入中原的刘、邓、陈、粟大军,把敌人的后方变做前线,成为我军夺取决定性胜利的前进基地。在此清况下,晋冀鲁豫军区及时决定,将各军分区部分团组成新的野战军,以担负其歼灭内线敌人的任务。二十四旅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组建的。3个步兵团和旅直属队于8月1日集结于夏县范村一带,根据上级命令,宣布正式编为晋冀鲁豫军区第八纵队第二十四旅。王墉为旅长,王观潮为政治委员,常仲连为副旅长,余凯为参谋长,曾柯为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七十团、七十一团和七十二团。七十团团长为段龙章,政治委员为陈安海。该团前身是1941年成立的洪洞游击大队,1945年扩大为洪洞独立团,1946年将临汾游击大队编入,整编为第二军分区警卫四团。该团转战临洪一带,不断打击日伪军,深受群众的拥戴。日军投降后,配合我主力部队参加了上党战役、浮山战役,并转战于晋南各地,有一定的战斗力。七十一团团长为北沙,政治委员为吴成德。该团是1941年5月中条山战役后,由康俊仁同志组织起来的一支抗日游击队(简称康支队)。1944年1月,由王观潮、王清川率领的为开辟扩大条西的第五军分区,由太岳军区的4个军分区抽调4个连组成了基干团。这几个连队都是1937年抗战爆发后组成的。进入五分区后,为麻痹敌人,即与康支队编在一起,统称康支队。抗战胜利后,为便于作战和统一指挥,将杨洪水领导的垣南独立支队也编入,组成七十一团。这个团转战运城地区5年,经过百次战斗的锻炼和考验,战斗作风较好,军民关系融洽,有较强的战斗力。七十二团团长马林,政委方升普。该团是抗日战争后,由太岳军区第四军分区所属的河南济源县大队、王屋(以后和济源合并了)县大队和两个县的区干队组成的四分区独立二团。抗战胜利后,曾在孟县、济源等地进行游击战,打击汉奸与国民党顽军。1946年参加垣曲战役,消灭了国民党一六四团。这个团历史较短,战斗经验较少,战斗力稍弱,但干部、战士斗志旺盛。旅直机关是以原四分区机关为基础组建的。

两次攻打运城

    我旅成立后,在纵队首长指示下,立即开展了练兵运动,以提高军政素质,准备迎接新的战斗。1947年9月10日,晋冀鲁豫军区发布的命令中说,中央军委决定:第八纵队主力立即攻取运城。于是,第八纵队司令员王新亭,指挥八纵队的二十三、二十四两个旅和太岳军区部队的一部分,进行第二次攻打运城。9月下旬,纵队命令我旅先行,迫近运城外围,严密警戒运城之敌,赢得全军的准备时间。10月2日,发现敌人企图运走一部分驻运的中央军,增援其重点进攻方面。纵队命令我旅阻止敌空运。七十一团奉命向运城逼近,3日拂晓抵达运城东北之原王庄、岳坛村一线,随即发现羊驮寺飞机场有运输机多架,在一个步兵营的掩护下,正在进行空运。该团立即组织迫击炮向敌机场进行轰击。半小时后,炮弹在敌机周围爆炸,敌机惊慌飞逃,机场随即被七十一团占领。我旅主力也于当日进驻了陶上、王桐村一线。

    10月8日,王新亭司令员指挥第八纵队的二十三、二十四两个旅,吕梁军区独立三旅,太岳军区第三军分区基干团等部队,从东、西、北三面包围了运城,开始了第二次攻打运城。我旅的任务是,扫除天神庙至城东南角四个集团阵地(编号是3、4、5、6)。任务完成后,从东门登城。10月中旬某日,纵队命令各部队全面发起进攻。我旅的具体部署是以七十一团一个连佯攻3号集团阵地,三营九连直插天神庙,歼敌保五团的一个排。七十一团三营七连,在团营火力掩护下,将敌5号阵地内低碉炸毁2座,外壕也被控制大半,但敌人从暗道进人主碉向我疯狂射击,拼命抵抗。同时,主碉西侧及外壕内沿之低碉向我分队侧射,致使三营正副营长负伤,攻击受挫。七十团五连攻击4号集团阵地,只将该阵地前的一个小支撑点攻克,歼敌保安团的一个加强班。这次初战共歼敌50人。11月上旬,七十团一营二连经过严密准备后,运用连续爆破的办法,将5号集团阵地主碉北口的几个低碉炸毁,5号阵地被我占领。七十团和七十二团继续向3号、4号集团阵地攻击,在阵地上与敌展开了争夺战,成为僵持状态,敌我各占部分阵地,随后我军撤离。此时,王震同志率领的西北二纵队,在闻喜、猗氏一带休整,上级命令他们协助围攻运城。

    正当我军积极奋战,扫清外围据点,准备发动攻城之际,蒋军胡宗南部第三十六师师长钟松率领4个旅,在陕州集结,准备由太阳渡北渡援救运城。11月12日,蒋军一部分已渡过黄河,14日进至平陆县城以北的杜村、马村一线,敌主力继续北渡。据此,纵队决定撤离运城,集中兵力在平陆杜马垣歼灭援敌。我旅于11月14日夜撤出阵地,按照上级指定路线向中条山南麓运动。经过一夜急行军,于15日拂晓抵达平陆县之阳朝、黑密一线。其他部队也同时到达了我旅左翼之贤良村、东祁、西祁、计都村一线。这时,敌人在平陆已越过中条山顶,夜间其主力宿营在马村至上村一线的垣上。15日黄昏时,纵队决定袭击敌人。随即令我旅袭击柳沟、潭里之敌。旅部署七十团经前后石屹塔攻击潭里之敌;七十一团经西沟底霍口村,攻击柳沟之敌;七十二团为预备队。七十团段龙章团长在20点后,率部向潭里村快速运动,一营为前卫营。22点,一营刚刚上到垣上,即与潭里以北运动之敌相遇,敌在行进中还来不及布防,就被我军一阵猛打猛冲,特别是二连连长卫三娃,率该连冲入敌阵,如猛虎叼绵羊一般。战斗仅用了10多分钟,全歼敌5个连(4个步兵连,1个迫击炮连),俘敌400余人,缴获八二迫击炮4门,轻机枪20余挺,步枪及弹药一批。七十一团也于当夜向柳沟之敌发起攻击。经过3个多小时激战,由于敌众我寡,故撤出战斗。此次战斗,该团杀伤敌人200余人,俘40余人,缴获机枪、步枪数十枝和一些弹药,其他部队也都取得一定战果。由于这一地区深沟横断,道路崎岖狭窄,地势复杂,大部队不易展开,对运动作战不利。因此,这次打援,全军仅歼敌3700余人,使其余部与运城之敌会合。在打援中,我旅共毙伤敌人近千人,俘900余人,缴获八二迫击炮4门,轻重机枪30余挺,步枪300余枝和一大批弹药及其他物资。

    12月1日,王新亭、王震两位一首长,在向晋冀鲁豫军区徐向前副司令员汇报时,建议第三次攻打运城,徐副司令员当即表示同意。他们返回驻地后,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会议传达了军委批准第三次攻打运城的决定和徐副司令员的“要教育部队顽强不屈,坚持最后五分钟,取得最后歼灭敌人的胜利”的指示,接着,大家分头进行攻城的准备。

    12月16日上午,我旅接到运城前线指挥部(以下简称“前指”)命令,要在下午4时出发,17日下午5时前到达指定的围城地段——运城老北门西第一凸出部至西北角。根据前指命令,旅的部署是:七十一团攻取火车站附近敌16号阵地,面对第一凸出部向后挖交通壕;七十团在七十一团攻打敌16号集团阵地的同时,在第一凸出部以西约100米处向后挖交通壕;七十二团扫除14号、15号集团阵地,完成任务后转为旅二梯队。旅指挥所设在东留村。任务布置完毕后,各团遵照命令按时出发,马不停蹄,昼夜连续急行军走了120公里的路程,准时到达了指定位置。七十一团、七十二团于17日黄昏对攻击目标进行了战前侦察,夜间开始了土工作业。在18日夜半,七十二团对14号、15号敌集团阵地同时展开攻击。只炸毁了几个低碉,因战前准备不足,未能突破敌主阵地,三营教导员崔步清同志不幸为国捐躯。19日夜,七十一团二营五、六连对16号敌集团阵地展开攻击,由于侦察不细,两个连均被铁路北侧东西长200多米、宽100多米的大水滩挡住了去路;又因我攻击部队离我火力阵地太远,封锁不住敌机枪扫射,压不住敌人火力,攻击受挫。经过总结教训,又重新做了战斗准备,于22日晚,七十一团五、六连在旅、团炮火掩护下,进行第二次攻击l6号敌阵地,敌人顽固抵抗,疯狂扫射,我战士奋不顾身,对敌碉逐个进行爆破,战斗进展很须利。这样,很快就炸开了碉堡大门,战士们冲了进去,控制了主碉,并把碉堡里的敌人全部缴了械。此次战斗,全歼敌三六九团的两个排,二五O团的两个排零一个班,还有一个机枪班,俘敌百余人,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12挺,手提式冲锋枪一枝,步枪数十枝。23日晚,为排除登城的障碍,七十团“爆破先锋”五连,担负炸毁预定爆破口中间的护城碉之重任。该碉敌人组成交叉火力网,堡外有3道铁丝网,l道电网,外壕上还有敌碉做掩护。连长乔城东同志,带领5个爆破组20多人,在炮火掩护下,从侧翼进行单兵强行爆破。他们个个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连续爆破,使敌护城碉堡顿时成了一堆灰砾。同时,七十一团二营五连,炸毁了我旅正面城下外壕的两个护城堡。至此,我旅围城地段正面据点全部扫除,攻城部队推进到城下外壕边沿,准备最后登城歼敌。

    前指原定于25日黄昏发起总攻,但在这时获悉,在黄河南岸胡宗南的4个旅准备北渡黄河,增援运城。因此,我旅根据前指统一部署,提前在24日晚开始攻城。在火力掩护下,七十团二连与七十一团三连,并肩从突破口登城。七十团二连动作迅速,个个像猛虎一样跳出堑壕,向城上投手榴弹,掩护外壕搭跳板,向城头架云梯。先头部队即刻攀云梯登上墙头,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这时,云梯被敌人侧射火力打断,后续部队无法跟进,二连先头部队全部牺牲,一营营长王永昌和二连连长卫三娃同时牺牲于城墙下。七一团三连也由于跳板太短,跳板搭不到头就掉在外壕外,突击连过不了外壕,并且敌北门城下轻重机枪火力侧射,致使我突击队伤亡重大。这样,我只得将两个突击队撤回,再做攻击准备。友邻部队也未突破。由于敌情紧急,要赴到敌援兵到来之前消灭运城之敌。于是,前指决定在25日黄昏,再次发起全而总攻。我旅在白天做了紧张准备,于黄昏在炮火掩护下,开始发起突击。七十一团二连,迅速在外壕搭起跳板,并把云梯很快竖了起来。突击队员们爬上云梯,离城头还有半米多,造成登城有一定难度,加之前面敌人向云梯集中投手雷,云梯很快被炸断,突击队员们从云梯上掉了下来,伤亡很大。七十团突击连的攻击和左侧二十三旅、西城二纵队的总攻也未获成功。于是,王新亭司令员与王震政委商议后决定,向城根底下进行坑道作业,装上炸药,用爆破炸开城墙,开辟突击道路。爆破任务交给了二十三旅,因为二十三旅在打曲沃县城时,采用过坑道爆破的办法。二十三旅派出六十九团七连以排长刘明生为首的10位英雄,他们不怕牺牲,忍饥受寒,经过昼夜挖掘,终于在27日拂晓前,挖成了5.5米长的坑道和可容纳3000公斤炸药的药室。在27日黄昏,爆破队仅用了40分钟,就完成了3000公斤炸药的传递与装填,并按预定时间发起了总攻。只听一声巨响,将城墙炸开了20多米宽的斜坡。六十九团团长张国斌亲自率领突击队,迅速从突破口冲进城内,与敌人展开了血战。此时,我旅两个突击团,在火力掩护下,搭跳板,竖云梯,准备登城,支援二十三旅,共同消灭敌人。正在这时,王墉旅长接到王新亭司令员的电话,说二十三旅的突破口又被敌人封锁,把二十三旅的二梯队隔绝在城外,张国斌带领进入城内的5个连,反被敌人包围。形势十分紧急,要二十四旅必须立即参加重新打破突破口的战斗。王墉同志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领七十团、七十一团,加入了重新打开突破口的战斗。七十一团二营营长、代团长陈克难,一马当先,率该团猛打猛冲,经过一阵激烈战斗,很快就从老北门西侧登上城墙与敌人拼开了刺刀,突破口又被我夺占,两个旅的主力随之相继攻进城去。随后,二纵队一部分部队也从西门绕到北门,攻入城内。同时,留在西门的二纵队主力,搭云梯从西门进城。这样,几支部队在城内与敌人展开激战。经过激烈战斗,当夜将守敌1.3万余人全部歼灭,解放了晋南重镇——运城。我旅在这次战斗中,毙伤敌千余人,俘1900余人,缴获六O以上各种炮20多门,轻重机枪近百挺,步枪千余枝及一批弹药。七十二团副团长甄子文和三营营长薛成富,在肃清敌人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七十一团北沙团长负伤,一营副营长吉有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运城解放后,我旅奉命于28日上午9时撤出,北上半坡一线集结待命。旅参谋长余凯被任命为运城警备司令,并拨一个营归他指挥。就这样,我旅胜利地完成了助攻部队的任务。

运城战役给我旅的锻炼与考验

    我旅是由三个分区地方团升级的。在一夜之间就升为野战军,从思想作风、工作方法上,不可能马上改变地方部队的对敌人能打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游击习气及松弛的组织纪律。现在要进行大兵团协同正规作战,军政素质显然不相适应。因此,旅一组成就从政治思想、组织制度、军事训练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与提高,以使部队有一个根本的转变。之后不久就参加了第二次解放运城之战。

    运城是晋南重镇,位于晋、豫、陕三角地带。胡宗南为了东出潼关,巩固豫西、陇海线,北保进攻陕北侧翼安全,不借代价与我争夺。第二次攻运前,敌军部署是:蒋军第三十六师一二三旅三六九团,十七师八十四旅之二五O团(欠一个营),国防部汽车六团,榴弹炮十一团二连;阎军是保安五团、保安十一团,三个专署、十六个流亡县政府及其所属保警队、政卫队、特务营、还乡团,还有盐警大队等1.3万余人,构筑了坚固的城防工事。城外围以高碉、低碉野战工事,组成交叉火力网。还有高达十二、三米的城墙,深、宽各8米的护城外壕。城墙上、中、下部均筑有明暗火力点,城墙外边布有地雷等,妄图以现代化的工事死守顽抗。我军则有八纵队两个旅,吕梁独立三旅,太岳军区第三军分区基干团。二次攻城末期,王震同志率领的第二纵队也参加了。约有20多个团的兵力,可谓大兵团作战。当时,我旅被派为助攻部队。如何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呢?

    第一,为了适应大兵团协同作战,必须改变地方团队地方性很强的旧观念,克服从地方、局部利益出发,不顾全局,组织纪律松弛,浓厚的游击习气等。因为大部队作战,在每个战役中.必然有的部队“啃骨头”,伤亡较大,但缴获少;有的部队吃“肥肉”,伤亡少,缴获多。作为战役的最高指挥员,必须总览个局,权衡得失,再分派下属各部队任务;接受战斗任务的下属部队,也决不能只从本单位利益出发,挑肥砌电,讲价钱怕吃亏。一定要从整体利益出发,不怕困难,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格战场纪律,坚决完成自己所担负的任务。

    我旅在这次运城作战中为助攻部队,要求在自己作战地区内,积极展开进攻,迷惑敌人,造成敌人的错觉,以利于主攻部队行动。10月上旬第二次攻运,我旅在运城东南角的积极动作,炸毁了敌人的碉堡,占领了5号阵地,连续对3号、4号集团阵地进行攻击,虽付出了一定代价,但的确起到了迷惑敌人的作用。从战后缴获的运城专员兼保安司令谢克俭给阎锡山的电报中证实,敌人确实是误认为我旅是主攻部队,吸引了他们的大批兵员与火力。在第三次攻运最后破城决战,当二十三旅的突破口被敌人封锁,形势处于危险之际,我旅坚决执行了王新亭司令员的命令,不惜一切牺牲,重新夺回了突破口,使战局转危为安,最后完成了全歼运城守敌的任务。

    第二,要攻破有现代化城防工事的运城,靠我们的火炮摧毁敌人工事,为步兵开路登城歼敌,是难以达到的。因为当时我们部队的装备很差,八纵队只有3门旧山炮,其中1门还是用牛车拉的,撞针很短,使用时还需要用头撞一下炮的后屁股,才能打出一发炮弹。旅里也只有几门迫击炮,因此,必须采取新的战法。在二打运城前,徐副司令员曾指出:“要尽量利用坑道作业,强行爆破敌外围工事,可以减少我军伤亡。”可是,我旅过去作战8年,没有采用过敌前土工作业和用炸药包连续爆破,以炸毁敌人坚固碉堡及城防工事的战法。因而,在10月9日夜,全面发起攻击,只有独立三旅在城西打下1座碉堡,主要战法是集中兵器,火力掩护,单兵连续爆破,直至用炸药把敌碉堡炸掉,迅速突击,占领阵地,伤亡小,战果大。我们听了之后,感到很新鲜。当时,王司令员决定各旅要用3到5天的时间,展开战场练兵,要求各级指挥员和每个步兵连队要学会这一战法,学会绑炸药包,送炸药,用炸药。特别提倡孤胆英雄,敢于单兵爆破。经过几天反复练习,在实战中立即见到了成效。如七十团二连八班副班长乔廷瑚在日夜攻击东门左侧3号碉时,在火力掩护下,对3号碉进行单兵强行爆破,连续爆破3次,终于成功了,部队占领了3号碉堡。乔廷瑚荣记特等功,被旅誉为“爆破英雄”。七十一团12月19日攻占16号敌集团阵地,主要也是依靠以上办法而取得成功的。经过运城战役,我们学会并掌握了敌前土工作业连续爆破的攻坚战法,这也是在战术上的一个突破,使我军在没有天上飞机之前,用制造地下“土飞机”(坑道爆破)的办法,让敌人坐上去了西天。

    第三,大兵团作战,必须有人民的大力支援,以及很好的后勤保障,才能保证战斗的胜利。过去游击战争时期,没有后方的支援,也可以打胜仗。而现在大兵团作战,没有良好的后方支援是不可能取胜的。这就要求我们,要善于做群众工作,特别是对支前民工的思想政治工作,使他们能在部队干部带领下,敢于冒着敌人飞机的轰炸,在炮弹纷飞、枪林弹雨中把弹药与物资送到前线,以保证部队作战的需要。这次运城作战,动员了7.5万多民工,3万多辆大马车 ,17万块门板,7万多根木料,5万多条麻袋以及其他大批物资。徐帅在临汾解放40周年是说:“临汾人民很好,没有临汾人民的支援,临汾城是打不下来的。”同样,没有运城地区人民的支援,运城也是打不下来的。在部队方而,做后勤工作的同志功绩同样不可磨灭。从我旅来说,以余凯参谋长为首的战时做后勤工作的同志(除了司、政、供、卫专职做后勤工作的同志外,还有临时从机关部队抽调出来的同志),没有他们的不怕流血牺牲,带领民工冒着敌人的炮火,随时将大量弹药和物资送往前线,并将伤员及时送往后方医院,鼓舞军民的士气,要取得运城攻坚战斗的胜利,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当我们回顾过去的战斗历程时,总是不能忘记他们。

    第四,严格执行城市政策,保护工商业。要建设好城市,必须保护好工商业者。农民出身的干部、战士,在农村斗地主、富农,没收他们的土地、财物,分配给贫雇农,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凡是有钱人都是坏蛋,其财产都应当没收。过去在游击战争中,经常发生抢拿敌占区村镇小店铺东西的现象。也因为没有攻占过大中城市,部队对有关城市工商业政策方面教育很少。现在要攻占大中城市了,有关保护工商业政策,严格执行纪律,接管好城市,成了对部队政治教育中心内容之一。我旅在攻运之前,普遍进行了接管城市、保护好工商业的教育,使全体指战员懂得保护工商业者,有利于发展生产,支援战争,以取得战争的胜利,巩固已取得的政权。经过一系列的深人教育,做到了部队进入运城后,在解除敌人武装,搜捕反动分子外,一切都秋毫无犯,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余凯同志担任运城警备司令期间,在执行城市纪律方面也给我们做出了榜样,这也是部队在思想认识上的一次质的提高。

    总之,我旅由地方部队升为野战军,经过深入的政治思想教育,克服狭隘地方本位观念,树立了全局观念;克服了无组织、无纪律的游击习气,建立起铁的纪律。在战斗中,经过练兵和战场上实战的锻炼,从能打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游击战,转为可以在强敌面前,坚守阵地,不怕流血牺牲,顽强作战,实现了徐帅的“坚持最后五分钟就是胜利”的要求。在战术上,创造并熟悉了土工作业和用炸药连续爆破的战斗方法。在后勤工作上,也总结出很多好的经验。经过运城战役的锻炼和考验,使我旅的军政素质有了很大提高,基本上达到了野战军的水平,初步适应了大兵团作战的需要。

    

 

(本文作者当时任八纵二十四旅政委,后任吉林省军区司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