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口述·回忆

当前位置:首页 >> 口述·回忆

三五九旅战运城

发布时间:2017/9/1 10:44:08     浏览次数:1846次

    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在沙家店战役后,奉命南下配合四纵队,执行扫清黄龙山地区周围之敌反动据点,清除反动武装,解放黄龙山地区人民的战斗任务,使关中解放区和晋南解放区连成一片,初步形成西北野战军主力南进的有利阵地。

    1947年9月底,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从南泥湾、马坊出发,在崎岖的山路中,穿过茂密丛林,向南进军。10月3日,二纵队以三五九旅攻打观亭要险等据点。4日友邻部队攻占石堡,歼灭黄龙守敌和黄龙设治局(县级单位),取得了给养补给,紧接着继续南进,会师四纵队,于10月11日攻占韩城,歼灭守敌五十三师之一五八团及师直属队两个三八野炮连。11月21日,三五九旅奉命挥师北上,配合友邻部攻占宜川,全歼守军,生俘中将司令许用修等千余人。

    我军于10月22日于小船(黄河铁索桥渡口) 驱走了守备黄河渡口之阎锡山匪顽一部。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先头部队攀铁索而过,搭好未被敌人完全破坏掉在黄河被河水冲走的桥板,掩护主力及物资东渡,胜利地渡过黄河,占领吉县,紧急进军山西晋西南地区。

    此时,我陈谢兵团在陇海线进展神速,连克灵宝、陕县,包围潼关,威震西安。陷在陕北的胡宗南第一军、第二十九军,在我西北野战军主力的连续打击下,拔不出泥脚而不能南援。胡宗南为挽救其危局,惟一的办法就是将运城的部队运回西安。故令进驻运城之敌,掩护资材、弹药,由风陵渡渡河向西逃窜。但在我太岳第八纵队及地方武装星夜兼程堵击下,仅将八十三旅空运逃走,其一二三旅之二五O团、八十四旅之三六九团及炮兵、汽车等部队仍留在运城。

    驻守运城之敌,在我陈谢兵团及太岳部队两次打击之后,惊恐万状,便日夜加修工事,加强防御纵深,准备长期固守。其兵力有胡宗南的二五O团1600余人,三六九团I500余人,新组成的一八二团600余人;阎锡山系之保安五团600余人,此外就是晋南10个县的保警队、专区警卫连、盐警队等共1300余人,总兵力7000人左右。有一0五美式榴弹炮4门,战防炮12门,迫击炮80余门。在使用上着重集中,最大的炮群约30门左右,小者也在四、五门以上,每分钟可发射200发炮弹。

    运城的设防工事,是在日伪占领时期修建的基础上,胡宗南又增加了不少环形的永久性和半永久性的坚固设施。其外围主要阵地有东关之天神庙,南关之池神庙,西南之马家窑,城西之西大碉和北面的纪念塔,并以西门外楼为支撑点,城内有巷战设施。四周城墙共分上、中、下三层火力,外壕深、宽各10米多,外围据点多以核心碉堡、铁轨及枕木做覆盖,坚固异常。守敌梦想凭这些坚固的设防,长期盘踞该地,进行残害晋南人民的勾当。

    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之三五九旅,于1947年11月中旬,进入河津县樊村镇,后补充了在沙家店、宜川战斗中解放的一个团的解放战士。正在这个时候,得悉太岳第八纵队要围攻运城,胡宗南调来整编三十六师,由河南、风陵渡等地增援运城。情况紧急,部队补充的解放战士,没有得到一天训练的时间,就要准备向永济方向行动。于11月18日向中条山的马村急进,伏击增援的敌人,后因敌人察觉我军的行动,战斗一昼夜未将敌歼灭,加之部队补充的新兵多,没有战斗经验,又未进行战斗锻炼,地形对我也不利,再就是敌人火力来势较猛烈,战士们也不懂得疏散隐蔽,这就无疑地增加了伤亡。根据当时的敌我双方情况,要在较短的时间内全歼敌人,困难较多。因此,上级指挥部决定三五九旅撤出战斗,以避免不必要的消耗。

    10月24日,我旅到达闻喜东官庄一线地区,进行了20余天的军事练兵。这次练兵,是针对着运城守敌的战术特点、设防情况进行的,同时吸取了友邻第八纵队前后40余天攻打运城的作战经验。我们根据敌人设防及我军火力情况,拟定打法。因此,我们从上到下,从友邻的行动准备到我们部队的任务,加强研究、演习,反复多次学习连续爆破等方法,进行攻坚战术的反复演练,提高了部队攻坚作战能力。

    为拔掉敌人晋南的孤立据点,彻底肃清敌人的残存势力,解放晋南人民,全面地巩固和发展晋南解放区,三五九旅于1947年12月17日,在闻喜举行了攻打运城誓师大会,会后浩浩荡荡地向运城进发。先头部队于17日黄昏,时抵达运城外围。二纵队命令:独四旅的战斗任务是负责扫清运城西关及西南角外围据点,由西门及西南角靠近三五九旅登城;六旅位于运城东南角,战斗任务是战斗打响后,防止敌人弃城向西南方向逃跑;三五九旅战斗任务是扫清西南外围,由西南角攻击运城,以求一举登城歼敌。

    三五九旅接受第二纵队赋予的作战任务后,决定以七一九团一部攻占池神庙,该团主力执行扫清外围据点之任务;七一八团担任主攻,登城歼敌;七一七团为旅的第二梯队,待突破后,紧随七一八团右翼加入战斗,扩张战果。全纵队任务分配完毕后,各部队迅速隐蔽构筑阵地,积极地完成攻击准备。20日午后5时,在炮火掩护下,七一九团一营仅以1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一举攻占西南外围主阵地马家窑,当晚继续扩张战果,连续击退了敌人3次反扑,巩固了已得阵地。

    22日,七一九团三营,同样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强攻9号碉堡。因指挥失误,失掉突击时机,攻击未遂。23日在七一七团一营配合下,始将该碉堡攻占,又连续击退了敌人的3次反扑。至此,三五九旅当面之敌外围据点,除池神庙及外壕边沿的地堡群外,其余均已肃清。

    12月25日,在统一号令下,对运城守敌发起总攻击。七一八团为登城第一梯队,七一七团为第二梯队。突破后,七一八团沿南城墙,七一九团主力在其左翼,由西向东发展,该团以1个营监视池神庙之敌,以团的另两个营为旅的预备队。战斗打响后,七一七团乘机消灭城墙南地堡群之敌,巩固突破口。攻城作战于午前7时开始,此时,我军的炮火射击异常激烈,城墙的上层火力点被我炮火全部摧毁,烟雾飞扬,笼罩全城上空。此时,我七一八团遂开始登城攻击,但是由于城墙中、下层火力点未能全部压制,被敌交叉火力封锁前进道路,外壕也无法通过,经过反复数次攀梯登城伤亡较大,攻击未能奏效,战斗到下午2点多钟才停止攻击。

    27日夜,友邻第八纵队于北城爆破成功,当即突入城内。我七一七团尾随独四旅于西门登城。七一八团、七一九团仍然在西南角登上城墙,突入城内,于28日晨7时许将守敌全歼,运城宣告解放。我旅在此次战斗中,俘敌700余人,我驰名全军的特等战斗英雄何大庆同志等700余人伤亡。被我包围在池神庙之敌,在我军攻入城内后,害怕聚歼,弃阵逃窜。我七一九团二营五连向南发起猛烈追击,干部、战士冒着严寒浮冰,渡过盐池,因部队过于疲劳,双脚又被盐水浸蚀裂口,而敌逃跑时间已久,就中途停止追击,原地待命。

    攻打运城战役,历时7昼夜,其攻击规模之庞大,炮火之猛烈,在我纵队历史上都是有数的。尤其在这次战斗中所表现出的广大指战员不怕困难,不怕流血牺牲,前仆后继的大无畏精神,是空前的。如担负主攻的七一八团二营的英雄们,在这次战斗中所付出的代价是最大的一次,该营五连一个120多名勇士组成的连队,攻坚连续三四次都没有停下来,当时只剩下十二三人了,上级不得不命令该连停下来整理补充。就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愿意下来,还要求参加他连队去攻城。在再三说服下,才勉强停止攻坚。把他们撤下后马上从直属单位、机关的公勤人员中抽七八十个战士,重新补充整顿,把班、排、连编制好,补充了武器弹药,支部建立起来以后,又提出要参加攻坚战斗。这充分说明,我们的战士是经过毛泽东思想培养教育出来的,有自觉的纪律.有很高的阶级觉悟,奋不顾身,前仆后继,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在运城整个攻坚战斗中,我们把以往历次整训中所学到的攻坚战术、技术全部在战场上作了很好的检验,也是我们学以致用的一次生动的体现。

运城的攻坚战,所以能够取得如此的胜利,首先有党中央、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再就是有西北野战军以彭德怀同志领导的西野前委和纵队党委的正确指挥领导,再次是有兄弟部队的大力协同作战。第四是有山西省人民在人力、物力上的大力支援,尤其是晋南的党组织领导人民的全力支援,对取得那次解放运城的胜利,是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当地党组织的领导下,成千上万的民工,帮助部队搬铁轨、抬木料、构筑阵地,无数的大车、担架给部队运送给养、抢救伤员,全部解决了部队后勤供应中的困难,保证了战斗的胜利,是我军战斗胜利的主要力量源泉。

 

 

    (本文作者当时任三五九旅副旅长,后任总参谋部工程兵司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