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口述·回忆

当前位置:首页 >> 口述·回忆

杜马阻击战

发布时间:2017/9/1 10:42:15     浏览次数:1608次

    1947年9月,为策应外线兵团挺进中原,完成战略展开,晋南人民解放军坚决执行“消灭内线残存蒋匪孤立据点,以配合外线反攻”的方针,在结束一打运城战役的4个月后,由王新亭同志指挥的太岳军区野战军八纵队二十三旅、二十四旅和吕梁军区独三旅以及二分区、三分区、四分区及各个地方正规团共19个团的兵力,在晋东南阳城县煤矿工人及太岳军区各县独立营、民工担架队的支援下,以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三保精神”,开始了第二次对运城的围攻。

    10月下旬,我军以土工作业的形式,用交通壕和地堡逐步分割包围敌人之据点和碉堡,步步向城郊压缩的战术接近到了离城壕100米左右的地段,做好了爆破攻城的准备。

    此时,被围困在城内的胡宗南部二五O团、三六九团以及土顽杂牌军,感到自己有倾刻覆灭的危险,即电告胡宗南火速派兵解救运城之围。胡宗南接电后,急调集结于陇海线、陕北等地的二十七师、七十六师共6个旅18个团的兵团,约25000余人,从灵宝和陕县兵分两路,一路从灵宝对岸芮城县陌南镇沙窝强渡,一路由陕县对岸平陆太阳渡强渡黄河,急速向运城扑来,妄图解救被我军围困之敌。

    敌人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爬上了平陆县境内的张村塬,由于当地老百姓已有计划地撤走,使敌人感到如人无人罗网,惊慌失措,胆颤心寒。他们畏畏缩缩地刚占领了大郎庙、土地庙上的高山头,就遭到了早已埋伏好的平陆独立营民兵的坚决还击。此时,我方又发现胡宗南派兵从茅津渡过河,妄图抢占平陆张茅公路。这对我军攻取运城十分不利。为此,我纵队首长决定先从阵地撤出二十四旅,连夜奔赴平陆打援。27日下午,我二十四旅七十一团在王庸旅长率领下,于龙源村西和敌人先遣部队一个营接触。我军以“猛打、猛冲、猛追”的三猛战术,将敌人逼压在沟边全部击毙。之后,七十一团住在西祁村,待令歼敌。

    敌人为了苟延残喘,竭尽全力将援敌全部调了过来。面对这种情况,上级决定放弃攻城计划,集中兵力,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全军快速奔赴平陆同胡宗南援敌决战。同时,王震同志率领西北野战军二纵队,从陇东日夜兼程赶到风陵渡,奔赴平陆。山东教导旅也从陇海路东段过黄河赶到平陆,将敌人四面包围,力求全歼,“将胡宗南这块肥肉一口口吃掉”。

    我八纵二十四旅于30日晚将敌人重新补充起来的二四八团包围于柳沟村,激战一夜,不能全歼,天明撤出柳沟时,在辛店村北边塬上与敌二四七团遭遇,二十四旅七十一团三营七连首先同敌人在韩村村后展开白刃战,在全旅的支援下,虽然沟壑纵横,地形十分不利,但全歼二四七团,打败了由美国出钱、出枪、出顾问援助下的现代化装备的蒋匪军。

    在大郎庙、土地庙阵地,28日由西北二纵一部和二十三旅六十九团接防后,除利用复杂地形,发射炮火杀伤敌人外,还利用丰富的夜战和游击战经验,分兵荫蔽监视敌人,在伤亡非常小的情况下,消灭、俘虏了大量敌人。然而,由于平陆地域沟壑纵横,地形复杂,影响我军运动,故而未能击中敌人要害,使敌人窜人运城,破坏了我军攻城工事,烧毁了晋南群众援助我军解放运城的10万块门板后,企图从平陆方向渡黄河撤离。10月31日下午,敌人数架飞机低飞在杜马塬南部,轮番轰炸扫射,掩护南退之敌从七里坡撤走。为了阻击敌人,我二十四旅继续从毛凹岭向五龙庙沟移动,截击敌人。同时,我吕梁军区独三旅于七里坡对面的神圪塔布下炮兵阵地,连续发射山炮。二十四旅在炮火掩护下,从坡底将敌人赶上坡顶,把敌人堵在杜马塬上。当日下午,二纵接了八纵阵地,猛烈攻击三昼夜。但由于敌人利用抢修好的防卸工事,死硬抵抗,并连续发射照明弹,使我军一时不能全歼逃窜之敌。

    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军委指示,我军已将敌人由肥拖瘦,疲惫不堪,成了惊弓之鸟,并在河南、潼关、陕北等地布好阵地,待敌返回时,相机歼之。因此,我军于11月5日全部撤退,杜马战役至此结束。此次战役共歼敌3700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