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运城党史网!

党史钩沉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钩沉

三打运城--历史概述

发布时间:2017/9/1 10:36:30     浏览次数:1823次

     运城,古称河东,中华民族的摇之一。位于晋豫陕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南扼陇海铁路、潼关要冲及黄河渡口,北达华北及东北、西北大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19467月到1947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7个月的作战,共歼灭国民党进犯解放区的正规军56个旅,使其兵力削弱1/4以上,失去战场的主动权

     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在全面进攻解放区的计划破灭以后,为了挽救其灭亡的命运,在军事上集中兵力于解放区的东西两翼,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和陕甘宁解放区3月13日开始,胡宗南集中15个旅的兵力,分两路向延安推进。为此,胡宗南不得不将在抗战胜利后已调晋南的部队再调往陕北,妄图首先解决西北问题,割断共产党右臂,并且驱逐共产党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出西北,然后调动兵力进攻华北,达到其各个击破之目的。面对胡宗南的猖狂进攻,西北野战军在延安以南杀伤敌5000余人后,于3月I8日主动撤离,留下延安一座空城,诱敌深人。

    在西北野战军撤离延安的同时,中共中央军委命令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应在陈赓、谢富治、王新亭统一指挥下,迅速向临汾以南的河津、风陵渡方向进攻。相机逐一攻取晋南三角地带一切可能夺取的地方,猛烈地扩大解放区,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坚决打击胡宗南侧后,有力配合陕北我军作战”。

    3月19日,胡宗南部队占领延安。4月4日,陈赓、谢富治、王新亭指挥四纵和太岳部队6个旅共5万余人,发起了晋南战役。太岳三分区五十六团预先深入侦察,巧捉“舌头”,采用偷袭的手段,于本日凌晨首先攻入运城飞机场。经过3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击毁敌机3架,打响了晋南战役的第一役。军士们气势高涨,所向披靡,到4月25日,连克19座县城,解放了除运城、安邑、夏县3座孤城以外的晋南大片土地。4月26日,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再次电示晋南前线部队,“应乘胜夺取运城,并以一部向吕梁地区扩张战果,继续威胁陕北敌之侧翼。”正式拉开了三打运城的序幕。

    运城解放战役从1947年5月开始,到12月底结束,其间三打三攻,打打停停,艰苦卓绝,历时8个月。

(一)

一打运城,陈谢大军。

奇袭机场,首战告捷。

四支劲旅,夺关战隘。

梅花大碉,八虎显威。

身先士卒,团长殉职。

战士心保,视死如归。

太岳部队,席卷晋南。

战情突变,主动撤围。

    面对被吹嘘为马奇诺防线之二、安全无比的现代化城防工事,陈谢兵团采取诱敌出城、伏击歼灭的战略战术。

5月3日凌晨3时许,四纵十旅首先向羊驮寺飞机场发起进攻。在周希汉旅长的指挥下,二十八团担任主攻任务,由机场东面突入,二十九团在西南策应,三十团进攻羊驮寺村和北营房。4时后各团进入指定位置,共同发起总攻。

在炮火掩护下,战斗英雄李宝臣带领的爆破组率先向敌阵地外壕冲去,随着敌阵地铁丝网被炸毁,搭跳板组飞奔而上。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冲入敌阵。经过4个小时的激战,敌阵崩溃,大部分缴枪投降,突围逃窜的300余人全部被俘。这场战斗全歼驻守机场之敌两个营约l000余人,并击毙敌副团长1人,缴获敌机1架,山炮2门,汽车1辆,迫击炮20门,轻重机枪40余挺和大量军用物资。攻克机场,一打运城首战告捷。

    但是,由于运城守敌坚守不出,诱敌出城、伏击歼灭的目的没有达到。

    5月7日,陈谢兵团开始扫清外围战斗。四纵十旅以二十八团为主攻,用挖交通壕的办法向城墙靠近,当部队接近外壕时,遭到守城军队的重炮轰击,每天都有近2000发炮弹落在交通壕周围。经过4天血战,十旅占领北关。

    十一旅在西关王大村西北,碰上以两个碉堡为依托的集团阵地。一连一班接受了炸碉堡的任务。班长郭仰义和副班长刘合功,分别带领3名战士,组成两个突击队,创造了炸毁集团阵地而无一伤亡的英雄战绩,一时“八虎大闹梅花碉”被传为战地佳话。

    十二旅于6月7日进抵李店铺、杜家村和蔡家村。8日,该旅以七十团一营为主攻,在徐肇基教导员和姜玉安副营长的精心组织下,二连迅速占领了马家窑西南高地。9日,该营占领马家窑,歼敌盐警队1个连。10日这一天,一营虽有169名指战员光荣阵亡,但阵地犹在。11日,一营又连续5次打退敌人的反扑。战斗中二连连长李学昌、指导员杜芝胜、排长吴广生以及该连的4个班长、3个副班长等21人壮烈牺牲。三连突击排长马全忠带领全排战士在阵地前沿坚持战斗三天三夜,最后一个排仅剩下4个人仍坚守住了阵地。七十团团长兼政委谭云保,身先士卒,一直在阵地前沿指挥。当一营阵地危急时,他和旅参谋长薛克忠率二营增援,不幸中弹身亡。谭云保同志,湖北省孝感市人,1930年参加红军,1931年入党,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他在党的教育下,从一个穷苦孩子成长为优秀指挥员,为运城人民的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十三旅三十八团在攻击池神庙阵地战斗中,牛心保两次负伤不下火线。当部队接近敌人阵地时,牛心保碰上了敌人的拉雷。他用全身力气想把拉雷绳子从敌人手中夺过来,但终因流血过多,力不从心,在他将要拉不住的时候,高喊“同志们卧倒!我碰上拉雷了!”战士们刚刚原地爬下,轰隆一声巨响,牛心保壮烈牺牲,同志们安然无恙。牛心保这种勇于献身的革命精神激励着大家,同志们高喊:“为战友报仇!”攻陷了池神庙敌人阵地。与此同时,太岳部队在王新亭率领下,西出吕梁,连克襄(陵)、汾(城)、蒲(县)、乡(宁)等县城,歼敌5000余人,解放吕梁南部广大地区。

    5月12日,正当攻运部队扫清外围战斗取得全面胜利,攻城在即之时,战情发生重大变化:一是胡宗南从西北战场抽调4个旅的兵力,集结韩城,企图东渡黄河增援运城。二是中央军委命令四纵停止攻运,先在晋南地区休整,准备执行新的任务。于是陈、谢下令撤围,转至翼城整训补充,进行强渡黄河挺进豫西的准备。运城周围除留太岳三分区部队继续执行围困敌军任务外,其余各部队均返回原驻防区休整待命。

    至此,以一打运城为终点的晋南战役告一段落。一打运城,虽然未克,但晋南战役从4月4日起到5月12日止,39天歼敌正规军3个团、1个新兵旅和3个地方保安团,以及20多个县的杂牌部队,共计2.2万余人;解放县城25座,控制了侯马、禹门口、风陵渡等交通要塞,使吕梁和晋南两个解放区连成一片。解放军可直抵黄河,威逼潼关,进窥豫陕,造成了胡宗南的后顾之忧,为陕北转入反攻,晋冀鲁豫主力挺进中原创造了有利条件。

(二)

二打运城,八纵成立。

攻占机场,空中阻敌。

吕梁三旅,初战获胜。

爆破组长,壮烈牺牲。

第八纵队,战地取经。

反复演练,斗志大增。

争先支前,民工大众。

小小军鞋,战场扬名。

撤围打援,条山阻击。

主席来电,安慰鼓励。

    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谢兵团挺进豫西,打到外线后,晋冀鲁豫军区决定组建第八纵队,以便在内线作战,策应陈谢大军外线作战。

    1947年8月1日,第八纵队在襄陵县张厢村成立,王新亭任司令员兼政委,周仲英任副政委,张祖谅任参谋长,桂绍彬任政治部主任。下辖3个旅,即第二十二旅,旅长查玉升,政委朱佩宣;第二十三旅,旅长黄定基,政委肖新春;第二十四旅,旅长王墉,政委王观潮。

    9月9日,中央军委向徐向前、滕代远发出指示:“第八纵队目前任务是歼灭运城出扰之敌,不使该敌增援陕县、灵宝、阌乡以利陈谢大军之作战,并保障其后路安全。”

    9月10日,晋冀鲁豫军区发布“第八纵队主力攻取运城”的命令。

    9月中旬,王新亭司令员命令二十四旅先行,迫近运城外围,严密警戒运城之敌,开始围困运城。

    由于被围困,敌人由陆路调兵增援豫西的企图未得逞,拟改用飞机从运城空运部队。10月18日,由二十四旅七十一团组织强大火力轰击运城飞机场,半小时解决了战斗。运城飞机场再次被占领,敌人空运部队的企图也落了空。

    据统计,9月上中旬,围困运城部队发动大小战斗13次,有力地支援了陈谢兵团和西北野战军的作战。为此中央军委于9月19日电示王新亭司令员,“最近时期有力牵制临汾、运城两敌起了极好作用。在今后陕北、渭北作战时,仍望全力牵制两地区的敌人”。

    10月8日,王新亭司令员奉命率领八纵二十三、二十四旅,吕梁独三旅及太岳三分区部队,从东、西、北三面,再次围攻运城。当时,运城守敌的城防工事外围以高、低碉野战工事组成交叉火力网,以50米高的砖石结构城墙,深宽各8米的护城外壕,加上城墙上、城墙中、城壕外筑有大量的明暗火力点,构成护城火力网,组成被称为现代化的城防工事。然而,八纵装备技术很差,只有两门旧炮,其中一门还是用牛车拉的,撞针很短,要用撅头打一下炮屁股,才能打出一发炮弹。但战士们英勇顽强,斗志昂扬,更有人民群众做坚强后盾。

    吕梁独三旅第九团部署在城西王大村以南,该团一营的主要任务是歼灭马家窑之敌,二营的主要任务是攻击敌9号集团碉堡群阵地。

    11月5日,九团团长胡定发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进行战前动员。他说:“我晋绥野战军首次和太岳军区老大哥并肩作战。我们虽然只有一个旅,但代表的是西野三纵,因此初战必胜。9号碉对我攻城影响最大,我们必须把这个钉子拔掉……”不等团长说完,二营营长张守鹏就抢先表态:“保证打响第一炮,为西野争光!”各连纷纷请战,争当攻击9号碉的先锋。特别是五连崔鸿瑞连长和林斌指导员,讲了各种有利条件,硬是把任务抢到手,全团以二营五连为先锋,展开了攻击敌9号碉的战斗。

    11月8日晚上11时,随着攻击信号的发出,整个运城西南角成了一片火海。乘火力对敌形成的有效压制,五连首先以爆破方式,在敌布雷场和铁丝网中开辟了通路。爆破组长史文珍首先爬上敌阵地,用连续爆破法,先后炸掉9号主碉和3个伏地碉,紧接着突击队登上敌阵,消灭野战工事中碉内敌人。午夜12时,当爆破组撤回连指挥所,为这次60分钟攻克敌阵,无一伤亡的重大胜利欢欣鼓舞时,发现敌人9号碉内又有机枪射击,说明该伏地碉还没有彻底被摧毁,于是五连连长决定立即进行二次爆破。经过第一次爆破的史文珍同志,两眼通红,一寸多长的头发直竖,全身的衣服在通过铁丝网时,被撕成了布条。他坚决要求再上,并亲自捆好了炸药,沿原来路线迅速跃入敌阵,一举炸毁敌人复活的伏地碉,占领了阵地。但史文珍同志头部负伤,满脸是血,经包扎抢救无效,壮烈牺牲。五连指导员林斌同志也被打掉一颗牙齿。上级为史文珍追记大功,为林斌指导员记了功,攻克9号碉的事迹和经验都在报纸上作了报告。

    11月11日,八纵各旅团长和主管作战的参谋人员,来到吕梁独三旅,听取了该旅九团主攻营长张守鹏的经验介绍,当日黄昏后,又亲眼观看了独三旅顺利打下的城西北角靠南的另一座敌碉,很受启发和鼓舞。各旅团长回到自己的阵地后,运用独三旅的攻碉经验,反复演练,对各自所攻击的目标再次发动进攻。经过一夜激战,二十三旅攻克面粉公司,二十四旅攻占城东天神庙13号阵地和2号阵地的一半。独三旅继续扩大战果,又攻占了城西的两个集团阵地。

    攻运战役开始后,广大农民积极支前,自愿为部队准备粮草,运送弹药,做军鞋,抬担架,挖战壕,护理伤病员。部队修工事需要木板,群众纷纷将自己家的门板卸下送到前线。离运城最近的安邑县就捐送门板67935块,户均1.5块以上。还有大梁、檩条、椽子和其他木料数万件,铁锨、撅头、木梯、大绳、苇席、被子、麻袋、锅、碗、桶、笼等各种生产、生活用具 100多种。各县支前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堆成一座座大山,仅门板就达17万块。当时运城附近的不少村庄,都是夜不闭户。一位前线随军记者感慨地报道:“这哪里是17万块门板啊?这是广大晋南人民对解放军的希望与信任……”地处运城以北的寨里、翟底、古村、杨包等村农民还把为老人准备的寿木抬到运城前线,30副用上等柏木做成的棺材,更是对战士奋勇参战的巨大鼓舞。

    在这次攻运的东郊阵地上,某部五大队正在进行土工作业,碉堡里的敌人不断袭扰,突然一颗手榴弹落在李延贵和李志明、赵国文中间。李志明奋不顾身地踩住弹头,挥手让赵隐蔽,并伏在李延贵身上作掩护,刹时,轰地一声,手榴弹爆炸了,但李志明的脚没有炸伤,因为他穿的是人民群众为子弟兵做的鞋,鞋底特别厚实坚硬,敲起来梆梆地响。李志明舍己救人的精神感动了全大队,同时,他那只鞋也出了名。

   11月12日,已攻下运城外围7个集团阵地,西北两面攻城的主要障碍基本扫除,已迫近西北城墙100多米处。为了早日攻克运城,尽量减少损失,一方面发动政治攻势,一方面开展以登城作战为目的的战场练兵活动。就在要发动总攻之际,胡宗南将原拟调陇海路南的钟松部4个旅撤回,北渡黄河,增援运城。上级首长果断决定,放弃总攻,除留少数地方部队继续围困运城之敌外,八纵和吕梁独三旅全部撤围打援。并指示王震率领路过晋南休整的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协同打援。

    11月18日晚,各旅奉命撤出阵地,分头向中条山南麓运动。八纵和二纵各旅从张店上中条山,经过一夜急行军,于19日早晨8时占领平陆县杜村、马村以东的一带山地;吕梁独三旅经盐池、土地庙上山,占领杜村、马村以西的山地。19日黄昏,运城前线指挥部(简称“运城前指”)决定,发扬夜战特长,命令各旅夜袭平陆马村至柳沟一线,力求歼敌一部或大部。于是,二十三旅强袭马村、杜马及杜马村垣上之敌,二十四旅夜袭柳沟及其以南之敌,吕梁独三旅则向神屹塔、桥寺屹塔、七里坡敌人展开攻击。经过通宵激战,各旅分别歼敌一部,未达到预期目的。

    21日夜,前指又决定以西北二纵为主,配属八纵二十四旅七十一团,再次强袭杜马之敌,经过终夜激战,又毙伤敌一部分。两夜打援作战,共歼敌3700余名。由于这一地区沟壑纵横,以致未能全歼增援之敌,使一部(雷文清部)得以窜入运城,与守敌会合,破坏了的攻城阵地。

    二打运城未能成功,打援又未能全歼,一时造成广大指战员情绪低落。王新亭司令员主动向中央军委作出书面检讨。但从战略上来讲,二打运城调动了敌人增援部队,打乱了蒋介石在西北和陇海线上的作战部署,对外线主力作战是有力的策应与配合,使蒋介石也感到棘手和头痛。因此,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央军委给八纵和王新亭同志复电说:“攻运未克,打援又未全歼,在指战员中引起一时情绪不好是很自然的。但我军精神很好,一二次仗未打好并不要紧,只要你们虚心研究经验,许多胜仗就在后头。望将此意向指战员解释。”毛泽东的回电使广大指战员放下了包袱,鼓舞了斗志,成为三打运城夺取胜利的强大思想武器。

(三)

三打运城,五万之众。

争夺外围,周日大胜。

闻敌增援,提前行动。

两次攻击,未能成功。

徐总来电,下死命令。

十名勇士,坑道挖成。

三千炸药,爆破成功。

一夜激战,解放运城。

    12月1日,王新亭和王震来到晋冀鲁豫军区驻地——河北冶陶,同徐向前、滕代远、薄一波等军区首长,一起商讨研究攻打运城的作战方案:“拟于12月5日前开始攻运,以八纵两个旅及吕梁独三旅并太岳军区部队担任突击,王震部队为预备队攻打援敌。”12月3日,军区将此方案呈报中央军委,12月4日就接到毛泽东主席的复电:“(1)同意你们打运城。(2)王震纵队应位于黄河北岸要点,确实保证河南敌不能北渡,才有把握。否则敌必增援,攻运仍无把握。”由于徐向前同志正在冶陶参加晋冀鲁豫中央局召开的土改会议,不能亲临运城前线,于是决定由王新亭任司令员,王震任政委,组成运城前线指挥部。

    遵照指示,运城前指经过充分研究,根据敌情和地形特点,决定以西、北两面为主攻方向,首先扫清外围据点。兵力部署为八纵两个旅和吕梁独三旅两个团位于城北,拟由老北门突破;二纵两个旅位于城西,拟由西关至马家窑地段突破;二纵教导旅和独三旅一个团位于城东,担任钳制敌人的任务;太岳军区三个团位于茅津、太阳、沙窝、风陵渡等黄河渡口,负责警戒及阻援。

    12月17日夜,三打运城正式开始。天正下雪,寒气逼人。5万将士,冒雪破堡,横扫敌人外围据点。城内城外的守敌胡宗南、阎锡山部及各县杂牌土顽,共计1.3万余人。他们不但重新修复了被二打运城摧毁的明堡暗碉,而且将二打运城中修筑的进攻工事,一部分破坏掉,一部分转变为他们的防御工事。凭借优势火力,构成东西南北四大护城阵地,顽强抵抗。攻城军士虽然缺乏火炮,但士气高昂,靠炸药包破堡前进,经过一个星期的外围阵地争夺战,先后攻占东南郊14号碉堡阵地,西南角的马家窑阵地,城北的纪念塔和面粉公司,以及火车站高地等,并用连续爆破手段摧毁了老北门东、西两侧的外壕外沿护城碉。至此,守城的四大防御阵地均被摧毁,守军逃入城中固守,攻城部队已全部推近至城墙外围,正在紧张地构筑着登城出发地,热切地期待着总攻击的命令。

    原定25日攻城,但23日接到情报:胡宗南4个旅集结于黄河南岸的陕洛至潼关一线,企图渡河增援。王新亭和王震研究认为:必须抢在援敌到来之前攻克运城,否则势必重蹈二打运城的覆辙。于是前指命令二纵和八纵,于24日提前分别从城西、城北发起总攻。两个方向的突击队都采用云梯和跳板登城的办法,尽管将士英勇,但由于炮火较弱,加之守敌拼死顽抗,在攻城战术动作上又不够协调,故两次攻击均未成功。

    25日,徐向前打电报给王新亭,下达“坚持最后五分钟”的命令。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王新亭和王震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决定向城墙根底下进行坑道作业,采用坑道爆破打开缺口,并决定由在曲沃作战中用过坑道爆破战术的二十三旅担负这一任务。

    26日上午,天空飘撒着雪花,寒气逼人,但二十三旅的指挥所里却是热火朝天。这是一座距前沿阵地只有1000米的砖瓦窑。王新亭和王震首长正在这里进行紧急战斗动员。只给一天时间要二十三旅用坑道爆破城墙,为突击队打开一条登城通道。黄定基旅长表示要坚决完成任务。旅党委经过研究,把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六十九团,并确定在老北门瓮城以北,由外壕内沿向瓮城下挖坑道。该团三营七连刘明生排长和车元路等10名同志自告奋勇,组成坑道作业突击队。

    26日黄昏过后,刘明生排长带领战士乔永亮、李小贵、郭海水开始行动,他们身背湿被子,手拿武器和挖掘工具,又带了一块门板(门板上拴了一根绳子用以联络),冒着敌人的炮火,冲向外壕。刚一接近铁丝网,刘明生和乔永亮就身负重伤,被抢救回来。李小贵、郭海水钻铁丝网时门板被卡住,他们干脆把门板仍下,弄出了声响,惹得敌人像下饺子似的往下扔手榴弹,弹片横飞,浓烟滚滚,二勇士乘着烟雾摸索前进,找好了位置,开始挖了起来。

    约摸半个小时后,在观察所里的团长张国斌,看不到绳子拉动,心里想着不愿想的最坏结果,忙派车元路去查明情况。车元路沿着第一组的爬行路线,迅速钻进铁丝网,下到外壕,敌人听到响声,又扔下一排手榴弹,车元路负了伤。但他毫不在乎,很快摸到挖掘点,弄清情况,返回向张团长作了汇报。接着车元路又第二次行动,把崔友富、常豫恭、郭宪章送进坑道。郭宪章的右腿也被敌弹打掉一块肉,鲜血直流,仍然不肯离开火线。时间就是生命,战士们拼命地挖。由于是冻土,还夹杂着砖头瓦块,用十字镐刨声音又大,他们索性用手刨,崔友富等同志的手指甲都给脱落了。

    由于敌人不停地扔手榴弹,当坑道挖到快三米深时,坑口被炸塌了。勇士们被泥土埋住了身子。这时,具有说快板书特长的崔友富,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必须赶在天亮之前把坑道挖好,否则,无颜见首长和同志们,更对不起晋南的老百姓,他对大家说:“谁是英雄,谁是软蛋,就在这时考验。同志们,咱们继续干!”在他的鼓动和指挥下,疲惫不堪的勇士们顿时振作起来,很快修好了坑口,并利用敌人扔到外壕的两根圆木和第一组丢掉的那块门板,加固了坑口,还在坑口前搭了个掩体。同志们挖得更快了。

    27日凌晨2时左右,向张团长报告坑道挖掘情况后的车元路,又领受了为第三组带路的任务。途中车元路二次负伤。他强忍着三处伤痛,将申士功和张有才送入坑道,并向同志们传达了张团长和蔡副政委关于“一定要在天亮之前完成任务”的指示。八名勇士情绪高昂,干劲十足,经过彻夜努力,终于在27日拂晓5时左右,挖成了预定的爆破坑道。这一喜讯被车元路报告给团长后,就像长了翅膀似的很快传到团以上的所有指挥所,整个运城前线为之振奋。车元路更是顾不上休息,又负责把工兵排长张贵云和四名工兵战士送进坑道,再将挖坑道的七名勇士撤回来。这时,车元路第三次负了伤。他咬紧牙关,强忍着五处伤痛,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坚持整整一夜,在敌枪林弹雨中往返四趟,三次负伤五处的车元路为运城的最后攻克立了大功,被誉为“钢铁勇士”。27日白天,二十三旅六十九团专门组织火力分队,封锁瓮城敌人,保护坑道口的安全。

    27日下午5时整,当运城前指以三发战防炮弹轰击水塔为总攻火力准备信号发出后,我军的多门野炮、山炮、迫击炮、轻重机枪一齐开始射击,各种炮弹准确地命中预定目标。特别是老北门东西一线,敌人的各种火器射口被我军火力严密封锁,北门城楼起火燃烧,烟雾吞没了北城上空。在炮火和烟雾的掩护下,二十三旅组织的百人运输炸药队,在敌外壕内沿坑道口排成一行,迅速地传递着一箱箱炸药,不到20分钟,3000公斤炸药即送入坑道,接着工兵们进行安装雷管、电线和堵塞坑道口的工作,也只用了20分钟。

    下午5点40分,在我军各种炮火和轻重机枪的射击声中,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老北门西侧城墙被炸开20多米宽的大缺口,二十三旅六十七团二营和六十九团二营,以迅猛异常的动作突击入城。城内的敌人还在进行垂死挣扎,在用各种炮火向突破口猛烈轰击下,敌步兵也从各个方向向突破口增援。刚被炸开了的突破口又被敌兵封锁住,使我后续部队不能前进,入城部队遭到合围。敌我展开了白刃格斗,战斗十分激烈。在这紧急关头,王新亭司令员冒着敌人的炮火来到前沿指挥所,命令黄定基旅长“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打开突破口”。六十八团重新组织三营为主的突击队。数九寒天,指战员们都脱掉了棉衣,带足了弹药,打紧裹腿,高举战旗向突破口冲击。冲锋号声和喊杀声响成一片,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跟上来。团政治处主任丁毅民同志,亲自端着冲锋枪带头冲在队伍的最前面,率部二次登上了城头。正当他指挥部队与敌搏斗时,一发炮弹落在了他的脚下,丁主任倒下了,他瘦弱的双手还紧紧地握着那支冲锋枪。丁主任的牺牲,激起了指战员们的无比仇恨。为战友报仇的喊声响彻夜空,震撼着城头。战士们用刺刀、手榴弹和铁镐与敌拼死搏斗……城头上的占领与反占领、突破与反突破的争夺战,打得难解难分。敌我伤亡都很大,但我军指战员英勇顽强,用鲜血和生命一米一米地扩大着突破口。为了给垂死挣扎的运城守敌打气壮胆,胡宗南从西安派来轰炸机,沿北城外一线,乱扔炸弹,这架刚走,那架又来,午夜前轰炸一直未停。

    二十四旅在王墉旅长指挥下,紧跟二十三旅之后向城内突击。由于遭到敌人炮火和飞机的狂轰滥炸,我军牺牲较大。七十一团团长北沙和带领突击队冲锋的一营副营长吉友义均负重伤,由三营营长陈克难代理团长职务,继续指挥部队协同二十三旅六十九团扩大突破口。这时。率先入城的突击队在张国斌团长率领下。经过激烈巷战后杀了个回马枪,合力夹击城头之敌,经过4个小时的激烈争夺,我军全部攻占老北门城楼,突破日重新被撕开。在老北门突破口争夺战进行的同时,城西也在进行着一场鏖战。二纵四旅十四团对西门连续进行了三次突击,副团长吴芝光身先士卒,光荣牺牲,为解放运城献出年仅30岁的宝贵生命。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团长胡政、政委刘发秀、参谋长任银德、政治部主任陈海林以及教导旅十七团团长金忠藩等同志都负了伤。我军的重大伤亡,更激起了广大指战员的义愤和决心,大家纷纷表示:“血债要用血来还,不打下运城誓不罢休!”

    28日凌晨1时许,八纵二十三旅率先入城。六十七团撒网式地沿北大街向南挺进,六十九团沿路家巷向南突击,六十八团沿阜巷向东门突击。二十四旅紧随其后,七十团突击鼓楼,七十一团攻击钟楼,七十二团抢占南门城楼,以断敌南逃之路。接着,二纵独四旅十二团和十三团也奉命由城西调到城北,从北门突破口突入城内,向西门发起进攻,接应二纵主力登城。当顿星云旅长和杨秀山政委亲自指挥这两个团进入北门突破口时,十四团也由西门南侧胜利登城,正沿西大街向纵深发起进攻。三五九旅七一七团紧随十四团之后突入城内,七一八团和七一九团大部也由城西南角突击入城,七一九团一部攻占盐池敌外围据点后由南门突击入城。各攻城部队密切合作,经过激烈巷战,全歼守敌1.3万余人,并缴获大批武器弹药。

    28日拂晓,鲜艳的红旗在硝烟弥漫的凤凰城头迎风飘扬,运城宣告解放。

    运城的解放,在政治上,彻底摧毁了晋南反动势力的巢穴,使阎匪的3个专署、16个县政府以及数千恶霸地主,都被一网打尽,搬掉了长期压在晋南人民头上的一块大石板,堵死了蒋阎匪帮的一个大防空洞,为运城人民开展土地改革,建设新的生活,创造了良好的开端。在经济上则控制了盐池,增加了全区的财政收入。而且运城解放战役是全国解放战争全盘棋中重要的一着。此役有力地配合了刘邓、陈粟、陈谢三路大军对平汉、陇海两路的突击战。运城解放战役的胜利充分证明,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打到外线后,内线兵力还很强大,不但能拉住,而且能反攻并消灭敌人,实现了毛泽东主席的战略预想。我军占领运城后,机动力量更加增强,南可控制陇海铁路,西可出击关中,能更好地支援豫陕鄂解放军的作战,为夺取全国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运城解放战役,极大地锻炼和考验了我军,不但能打运动战,而且能打阵地战,不论土工作业,还是步、炮、工协同动作,都赢得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因此,徐向前同志在战后总结大会上讲话指出:运城战役是攻坚战的典型歼灭战。运城攻坚战曾受到毛泽东同志的高度评价,在中国人民的解放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